您所在位置 >> 陕西视窗首页 >> 科技 > 正文

地下盗课江湖:千元课程10元甩卖 正版太贵买盗版?

2019-08-23 19:55:27 中国经营报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原标题:地下“盗课”江湖:千元课程10元甩卖 正版太贵就买盗版?

  黄玉璐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暑期高温,盗版网课市场同样“火热”。

  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迅速,不少家长乐于将孩子的暑期“托付”于网课平台,一来免去来回奔波的疲累,不用忍受高温之下的烦躁,二来在家就能接受悉心辅导。家长省心了,但提供网课的平台放不下心:

  在电商和二手交易平台、QQ微信群等渠道,翻录盗版网课交易火热,原价成百上千元的网课被5元、10元的“跳楼”价甩卖,私人卖家甚至声称,全网各平台、各科目课程应有尽有,原版画质任君挑选,选课像“皇帝选爱妃”。翻录软件也顺势推出“盗课笔记”,仅需3步就可以完成翻录。

  法律人士认为,翻录和销售盗版网课的行为侵犯了教育平台的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长远下去将对行业的良性发展造成不利影响;在教育平台看来,盗版网课损害平台的商业利益,也折损了教育质量。

  监管存漏洞、违法成本低、维护权益难,盗版泛滥已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的老大难问题。与此同时,如何打破价格壁垒,获得高质量的教育服务,问题同样摆在教育行业与用户面前。

  私下出售+公然叫卖,盗版网课泛滥

  在线教育的网,正越铺越大。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约为2.01亿人,网民使用率为24.3%,年增长率29.7%,手机在线教育课程的用户规模则达到1.94亿人,年增长率更是达到63.3%。艾媒咨询预测,到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将达4330亿元。

  家长对在线教育的态度也倾向信赖。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一至四线城市1230位子女处于K12(基础教育)阶段的家长群体中,有76.7%的家长愿意选择在线教育。

  科技改变教育形态,科技也正“助力”灰色“盗课”市场,盗版网课已成为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裂缝。

  近期,记者加入某教育平台组织的微信群后,有网友主动添加记者为好友,声称全网课程都有售卖:“唯库、有道、跟谁学各个科目都有,全网都有,你随便挑。原价3000元以上的价格,你都可以花几百元买到。”

  卖家还称,只需要报上课程与讲师的名称,他即可找到并先行发送样品,画质与原版一模一样。“和皇帝选爱妃一样,你随便挑,你要买哪个,决定好,我给你发。”

  随后,记者选择了某平台价值2880元、共92节课的零基础初级会计职称全程取证课。卖家表示,他目前有该讲师在其他平台的21天会计职称考试突击课程,共25节课,“良心价”299元,可以分几次打款发货,亦可一次性打款。之后,卖家通过网盘链接发来两节课的样品。

  在样品中,讲师的PPT课件、板书、声音等一应俱全,但明显可以看出,画质稍显朦胧,并没有卖家所称的“原版画质”。

 盗版卖家发送课程样品

盗版卖家发送课程样品

  当记者询问网课视频的来源时,卖家透露,这些视频是自己卖下课程后录制的,随时更新,没有展示和交易的网站,也不会提供票据,仅通过微信等方式转账交易,通过网盘链接“发货”。

  以现有技术和产品,完成课程录制并不是难事,某第三方软件平台显示,类似的录屏软件多达20余种,部分软件首要宣传点正是录课,充值会员还可以同步录音录屏,甚至推出录制教程,3步即可完成录制。即使一些教育平台限制录屏,网上仍然有破解禁录教程。

  记者表达了对此类视频侵犯教育平台的版权、是否会被网盘软件封锁删除的担忧,卖家则称,此类视频不是黄赌毒,不会被封,并称“你放心看好了,只要你不删就没事”。

  散兵游勇般的私人卖家出没各个学习群、兜售翻录网课的同时,在线上交易平台,此类“盗课”商家同样“生龙活虎”,甚至价格更低。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搜索关键字、关联词,随即跳出多家在线教育平台推出的网课产品,但价格远低于平台官网,多数不过几块钱,且通过网盘链接“交货”。在电商平台,尽管被打击,此类翻录网课仍隐藏于海量商品中,从考公务员到基础教育网课,不乏有交易量上百件的商品,价格不过数十元。

  在线教育企业“跟谁学”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其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模式的核心在于有最优秀的老师,但让这些优秀老师很困惑的就是盗版,电商平台、B站、贴吧、微信群、QQ群等均有超低价出售盗版,“有的甚至是在听课群里公然叫卖”。

  还有商家“贴心”提示,网课素材仅供交流学习,不能商用,甚至贴出“免责声明”:“本店资源均通过网络等公开合法渠道获取,该资料仅作为阅读交流使用,并无任何商业目的,其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店不对所涉及的版权问题负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不免责,维权方式难维权“

  ‘免责声明’对于侵权判定没有影响。”

  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市铭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新明律师看来,出售翻录网课的商家所打出的“免责声明”,无法掩盖其侵权的事实。

  “网课中包含授课老师的口头讲授和文字课件,这两项内容分别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口述作品和文字作品,均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允许而翻录网课的行为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复制权,售卖网课视频的行为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徐新明解释道,判断倒卖商家是否侵权,要看其实施的行为是否具有违法性,商家的“免责声明”也与事实不符:“如‘通过合法渠道获取’,实际上没有获得授权;再如‘无商业目的’,实际上却在非法售卖。”

  对于翻录技术的提供而言,如果技术提供方不知道技术使用者从事侵权行为,没有侵权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侵权,不承担法律责任。但如果技术提供方明知技术使用者从事侵权行为,仍为其提供技术支持,则构成共同侵权,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徐新明介绍道,目前,一旦著作权方发现翻录售卖课程情况,可以通过自力救济和司法救济来维护权益。自力救济的方式,即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可以通知平台方相关侵权事实,让其删除、屏蔽或断开侵权产品信息的链接,同时向倒卖商家发出侵权警告,要求其停止侵权行为”。

  “平台方在收到权利人的通知后,仍未及时断开侵权链接,或者平台方明知或应知链接内容构成侵权的,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而司法救济的方式为:“根据侵权事实,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侵权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但徐新明坦言,对权利人而言,这两种维权方式的实践效果都未必很理想。

  通知平台方删除,“可能出现沟通不畅,侵权方对于侵权警告置之不理等困难”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也曾表示,网络交易平台多遵循“通知删除规则”,“被动处理网络盗版,在主动打击方面措施有限”。

  如果著作权人对盗版侵权方提起民事诉讼,则面临着“维权成本高,侵权成本低”这一由来已久、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徐新明称:“争取到期望的赔偿额是难点,困难在于提供充足证据对数额加以证明。”

  有律师透露,由于处理盗版侵权的案件“太琐碎,太麻烦”,一些主攻知识产权方向的律师并不乐意具体代理此类案件,“通常是给出一些意见或者建议”。另外,徐新明表示,由于中国知识产权法律不追究纯粹的消费者法律责任,如果消费者仅仅购买翻录网课,供自己学习使用,未实施传播行为,则不构成侵权,不承担法律责任。

  跟谁学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目前企业在通过多条路径维权,比如发律师函等,但也期待有更加有效的方法来打击盗版。

  从监管层面而言,徐新明认为,版权监管部门历年的“剑网行动”起到了净化网络环境的作用,对打击侵权犯罪有积极的效果,但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毕竟是一种“私权”,盗版网课通常属于归入民事侵权范畴案件,“政府部门的手不能伸得太长”,不能直接干预,只有盗版内容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时,版权监管部门才有权力介入执法。

  在徐新明看来,想要从根本上大幅度减少、有效制止网课侵权,净化网络,“恐怕最重要的是提升侵权者的赔偿责任,就是,如果一旦侵权,就可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于倾家荡产、血本无归、负债累累等等”。

  “只有上升到这种力度,才能够有效地威慑、制止潜在的侵权行为。”徐新明同时表示,目前《著作权法》正在修改,将引入惩罚性赔偿原则,“会大幅度提升侵权者的赔偿责任” ,引入惩罚性赔偿原则后,有效减少侵权指日可待。

  正版太贵才去买盗版?在线教育的“义利之辩”

  当在线教育平台及教师对翻录盗版网课深恶痛绝时,却有网友坚定地站在侵权方,为盗版辩护。

  “不知道都是什么名师网络课程动辄199、688元!高昂的网络课自然催生泛滥的侵权!虽然不赞成白菜,但也不想奢侈品!”

  “有钱人家的孩子报得起,没钱人家的孩子眼巴巴看着,一个视频几千到上万块钱,有钱谁喜欢用盗版视频?”

  在部分网友看来,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在线网课收费过高,促成了盗版网课的泛滥,过高的定价也不利于教育公平。

  但家有二年级小学生的80后妈妈陈文并不认可对盗版网课的“辩护词”:“还是要尊重知识产权吧,人家把这个课研发出来,我们要尊重一下。反正我是不会买盗版的。”

  陈文曾多次为孩子购买某教育机构推出的正版网课,单科价格通常为1500元15节课左右,有双师辅导,主讲老师直播讲课,辅导老师则充当“班主任”,提供作业辅导、监督等服务,学生可以在课后就学习问题请教“班主任”,得到相对快速的回答。

  陈文介绍,直播课前半小时,“班主任”会线上带领学生复习前一节课的内容,做一些互动游戏,带动孩子的学习兴趣,课后会在线上群里发布课程提纲和作业答案。在陈文看来,她购买的不只是网课内容,还有教育服务,单节100元左右的课程和辅导,远比线下辅导班来得实惠,同时省去了来回接送孩子等奔波。

  这也是陈文对盗版网课持怀疑态度的主要原因:“质量不知道是不是有保障,而且我个人觉得(找课)太麻烦了。”另外,从课程体验上考虑,陈文认为,正版网课所带来的师生互动非常不错,而盗版网课缺失了互动的过程。“就是因为八九岁的小朋友吧,他有时候会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我觉得互动是能够增加课堂的趣味性,还有提高小朋友的注意力的一种很有效的方法。”

  跟谁学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盗版网课不仅导致公司的损失,更重要的是盗版的质量和效果并不好。该负责人介绍道,公司采用的“直播+辅导”在线直播双师模式,将线下老师的角色分责为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分工后更加专注,专注更加提升品质和效率。

  “教育的本质是爱、温暖、互动和信任,体现在彼此间的engagement(参与)度。在线直播让互动成为可能,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成为可能。盗版既质量不好又没有服务,对消费者来说是一种伤害。”该负责人说。

  而在徐新明看来,翻录网课等盗版侵权行为如不被有效遏制,会严重侵害权利人,也就是教师和在线教育平台的权利,极大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并不利于相关产业的良性发展。

  简单来说,就是当精品课程纷纷被盗录,消费者花几块钱就能买到,自然不会去买价格高的精品课程,课程开发者利益受损,及时止损,不再研发优质课程,这对产业和消费者而言都不是好事。

  徐新明呼吁,维护产业市场秩序,鼓励更多更好的文化、艺术作品的创作和传播,需要社会各方形成共识、协同合作。“就消费者而言,需要进一步树立版权意识,尊重权利人的版权。”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曾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指出,在线教育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满足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学习时间碎片化的需求,提升了学习效率,还可以跨越因地域等方面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平等分配问题,使教育资源共享化,降低了学习的门槛。

  据了解,目前,部分在线教育平台已针对低线城市家庭以及公立学校推出普惠性、价格差异化的在线课程,尝试解决在线教育的“义利”矛盾。

  本网声明: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该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

  (来源:中国经营报)

相关资讯:
    标签模板不存在(ID=57)
上一篇: 姚劲波“杠上”昔日盟友?
下一篇: 传小米将在印度开展贷款服务:依托手机中的客户数据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3067700号  QQ:1551752977
© 陕西视窗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陕西视窗-有影响力的都市门户网站!